第五章 真?主角 下(第1/3页)
    第二次,梁山泊吴用举戴宗,书信不怀好意。

    宋江回家被抓,刺配江州牢城。

    此时,宋江是真不想上梁山,特意绕道,但还是被梁山众好汉“请”上了山。

    做局的当然是吴用,但被推到前面的还是晁盖。

    粗线条的晁盖看不出宋江已经非常明显地疏离,还傻愣愣的谢道:“自从郓城救了性命,兄弟们到此,无日不想大恩。前者又蒙引荐诸位豪杰上山,光辉草寨,思报无门!”

    宋江先解释不来梁山的原因“杀死**逃在江湖上”“偶然村店里遇得石勇”“父亲恐怕宋江随众好汉入伙去了”,又说自己前途还很光明“今配江州,亦是好处”,再说“今来既见了尊颜,奈我限期相逼,不敢久住,只此告辞”。

    晁盖却不让,叫许多头领都来参拜了宋江,并斟酒。

    酒至数巡,宋江起身相谢,坚持要走。

    哈搓搓的晁盖立即拿押送公人的性命相挟。

    宋江真火了,道“这等不是抬举宋江,明明的是苦我”,又说“做了不忠不孝的人在世,虽生何益”,还发狠话“如不肯放宋江下山,情愿只就众位手里乞死”!

    说罢,泪如雨下,拜倒在地。

    众好汉一看,说好的一起演戏呢,怎的还较真了,这还怎么玩?

    既然不能强留,晁盖退一步,只留宋江住一日便走。

    这期间,一直是晁盖和宋江唱对台戏,吴用全程冷眼旁观,只在次日送行时修书举戴宗。

    此时,宋江还是不清楚吴用在梁山的真实地位和手段,但本能的不信其人,待到江州后,明知戴宗这人的“凶名”,宋江却偏不拿出吴用的书信,最终靠自己的手段成功折服戴宗,使其由吴用的“线人”变成了自己的“小弟”。

    这次交锋,吴用藏头露尾,不着痕迹。

    宋江已有戒心,管你明枪暗箭,统统不吃,还成功折服戴宗,把对方的“钉子”变成自己的“棋子”,算是搬回一局。

    第三次,梁山泊戴宗传假信,宋戴二人同上断头台。

    宋江醉酒题反诗,被抓后,蔡九知府遣戴宗送信给蔡京。

    戴宗阴差阳错间被抓到梁山,众好汉得知宋江之事,“请”来萧让、金大坚,伪造了蔡京的回信,让戴宗带回江州救宋江。

    众头领送走戴宗,回到大寨继续筵席嗨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