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其他小说 > 福上眉梢 > 第二百二十四章:阴毒
    苏玉嫃想着分散一下周小妹的心情,所以拉着她往热闹的地方去,冬季的夜市比夏季的夜市还要多姿多彩,这个时候会有不少的杂技团来这边表演,吐火,上刀山下火海什么之类的,总是能吸引大家的目光。

    小时候苏玉嫃和祁谦出来看这些玩意,祁谦总说这是假的,还说正常的人不可能从嘴里吐出火来,非要去揭穿别人的把戏,又一次还差点连累她也跟着被打了。

    周小妹听见苏玉嫃这么说,终于笑了出来:“没想到知县大人小时候还挺有趣的,一点也不像现在那么严肃啊!”

    苏玉嫃也笑说:“小时候跟他出来玩,他一点也不讨喜,不过这一点和赵泥巴很像,都是不讨喜的人,明明大家就是看个热闹,他们非要去计较真假,你说什么事情都弄的那么明明白白,还有什么意思。”

    “你是幸运的,遇见两个这么好的人。”周小妹又是一阵感叹。

    苏玉嫃说:“其实你只是看见这两个人而已,当初许氏非要把我嫁给一个杀猪的,我是抵死不从。那个杀猪的可是打死过三个老婆的,有时候啊!在特别绝望的时候,只能就地反击了,说不定就是另一番天地。”

    周小妹再一次吃惊:“许氏的恶毒真是再一次让我大开眼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明明你才是大房生的嫡出小姐啊!”

    苏玉嫃轻描淡写的说:“许氏的恶毒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的。所以啊!按照我来说,你要是能被苏之茂休了,反倒是你的福气,否则你一辈子都要活在许氏的魔爪之中。”

    周小妹没有说话,她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太多的观念束缚而已。

    就在这时,旁边一团大火再次喷了出来,旁边的人都下意识的去挡火,这当然也包括苏玉嫃,当火灭了以后,大家都齐齐鼓掌。

    而一旁的周小妹则被人捂住了嘴巴和鼻子,因为人多太杂乱,她喊了一声救命,苏玉嫃没有听见。她慌乱的挣扎,直到撞翻了旁边的一个摊子,苏玉嫃才反应过来,随即就上前救人。

    而苏玉嫃旁边还有两个彪形大汉,就是专门为了对付苏玉嫃的,苏玉嫃虽然有些身手,但到底力气不如那两个彪形大汉。

    虽然没有被彪形大汉所控制,但也被他们缠的无暇去救周小妹。

    就在这时,陈子豪蹿了出来,把两个彪形大汉放倒,然后苏玉嫃喊着他一起去救周小妹。

    两人追上去,周小妹已经被硬生生的扔上一辆马车了。

    苏玉嫃来不及思考,直接就跳上马车,试图阻止马车离开,而陈子豪和那些黑衣人打了起来。

    周小妹惊慌失措:“大姑姐,这是什么人要害我啊!”

    苏玉嫃一分神,就被一个黑衣人打中了,直接被踹进了马车里面,随后一个黑衣人就急速的驾着马车离开了。

    陈子豪只能快速的去追马车,然后让他随后赶来的兄弟去找知县大人。

    这晚上本来祁谦在家陪着何氏,因着何氏肚子大了,快要生产,她的肚子原本就比寻常人的要大,所以祁谦也不敢放松警惕。

    但听见来人说苏玉嫃和苏家少奶奶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下意识的就准备离开。

    但是看了一眼妻子,又有点犹豫,这次何氏是真心的对祁谦说:“赶紧去救赵夫人。”

    祁谦这才欣慰的笑了笑,随后集结家丁和衙役去救人。

    祁夫人看见儿子儿媳感情好了,有加上出了这种是,做为知县,的确应该去救人,所以祁夫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祁谦走的时候,嘱咐他多加小心。

    苏玉嫃和周小妹被带到一个偏僻的院子里,随后被推下地窖。

    这地窖里面还摆着几坛子酒,像是一个酒窖。

    两人被关进酒窖以后,倒是清净了一点,那些黑衣人只是在外面守着。

    周小妹毕竟胆子小,她小时候过的顺风顺水,有爹娘的疼爱,有哥哥们的照拂,根本就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浑身都在颤抖,眼泪都忍不住流。

    而苏玉嫃的反应则是到处看看,能不能偷偷的逃出去。

    周小妹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苏玉嫃深吸一口气:“你先别急着说对不起,还不一定是谁连累谁呢!”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本来是冲着你来的吗?我看不像啊!”

    “能做出这种事的,我想只有一个人了。”

    周小妹也冷静了下来:“你说是我婆婆吗?那她也是因为恼怒我。”

    苏玉嫃坐下来休息:“许氏还有苏玉妍跟我积怨已深,反倒是你跟我太过亲近才会被她们针对。”

    周小妹笑了笑:“你知道吗?你是我来苏家最不后悔认识的人,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和你亲近的。虽然按理说,苏玉妍才是比较亲的姑姐,可她的很多事情我都看不顺眼,包括……”

    周小妹欲言又止。

    苏玉嫃好奇的问:“包括什么!”

    周小妹咬了咬嘴唇:“有一件事我差点都忘了,有一次苏玉妍回娘家,我端着茶水和点心想去招待她,就听见她和我婆婆在说,关于元宝的事情。”

    “元宝是她在顾家最大的倚靠,她和许氏谈论元宝也很正常啊!”

    “谈论元宝是正常,可是把门关起来,我还听见婆婆在训诫二姑姐,说不管怎么样,元宝就是她的亲生骨肉,你说正常的会这么说吗?而且发现我在门外以后,婆婆还让我发誓,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说。”

    苏玉嫃这下也有点吃不准了:“你的意思是说,元宝极有可能不是苏玉妍生的孩子!但是那天苏玉妍是在苏家生的,据说顾家人也在,苏玉妍生完以后就由顾家人给接回去了。之后元宝都是由顾家夫人在照料,也因为元宝,苏玉妍这些年在顾家才日子过的优哉游哉。”

    周小妹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有听全,我到的时候,就只听见婆婆说的这些话,不过这样的事情跟咱们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苏玉嫃说:“恩,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出去吧!”

    正当两人谈话间,就听见上面还不少的脚步声,两人都开始警觉。

    苏玉嫃加快速度在地窖里找出口,终于让她找到一个出气口,但是这种口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通到外面,所以苏玉嫃先去探探路。

    爬行了一段以后,苏玉嫃发现有新鲜的空气,应该是可以通到外面的,所以就则返回去喊周小妹。

    可是当她爬到口子边的时候,就发现口子被什么堵住了,然后传来周小妹的声音:“你们这些畜生,想做什么!我可是苏家的少奶奶,你们要是敢得罪我,苏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其中一个沙哑粗鲁的男人声音传来:“老子还真没碰过少奶奶,这下可是有福了。”

    苏玉嫃听的心惊肉跳,用力想推开口子,但怎么也推不开。

    主要是通道太小,她只能爬着的,所以用力也无法使尽全力去推,只能干着急。

    听见外面周小妹在挣扎的声音,她又推不开口子,气愤的只能捶土了。

    而过了一会儿,似乎有更多的人打开了地窖的门。

    首先传来的声音就是许氏:“我的天啦!真是家门不幸啊!这这这成何体统。”

    许氏没看清,以为周小妹和苏玉嫃都在里面,结果打量一番,就只有周小妹和几个男人在里面。

    周小妹的衣服被扒了半截,那几个男人也是光着膀子。

    周家父母也来了,看见这番景象,扑过来就抱着周小妹哭。

    周小妹并没有遭受伤害,但这个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还有人会相信吗?

    祁谦也是确定苏玉嫃不在里面,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作为百姓父母官,都应该一视同仁,但这一点点私心,也是没办法避免。

    许氏干脆直接了当的问:“不是说苏玉嫃和你一起被绑走了,苏玉嫃呢!”

    周小妹此时的目光都是苍白的,怎么会这么巧,几个男人进来,将衣服撕开,大家就都进来了。

    她看许氏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怨恨,她终于相信苏玉嫃说的,没有许氏不做的,只有想不到的。

    “大姑姐早就逃走了,怎么,让你失望了吧!”周小妹冷冷淡淡的说。

    有祁谦在场,许氏自然不能路出马脚,便连忙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苏玉嫃能逃走,也是她的造化,可她为什么没带你走呢!你说你平时对她那么好,关键时刻,她都抛下你,这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周小妹不想理会许氏,苏玉嫃是不是抛下她,她比谁都清楚。

    那个口子是她费了全身的力气搬了石头堵上的,因为在苏玉嫃刚钻进去不久,她就听见门口有声音了。她想着,如果没什么事,她再打开,如果有什么事,一个人遭殃总比两个人好。

    祁谦将那几个男人命衙役抓了回去。

    许氏则说:“知县大人,你说这事可怎么弄,我们苏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啊!传出去还要不要活,你可得为我们做主。”

    周小妹再次冷冷的说:“给休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