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鹏爷的心路历程(第1/3页)
    当然,事情总有例外,碰上一些当真心理素质过硬,心如磐石的,打死不开口,有时候再大的专家也得抓瞎呀!

    至少张鹏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把自己该交代的交代完了以后,坐在审讯椅上如老僧入定一般,任凭年轻的大案队干事如何咆哮,闭目养神。

    要是按照道理来说,又是涉及到响,又是涉及到人数巨大,这件事儿怎么都该大案队一把常青出面。

    可这件事儿他的态度有些暧昧,既不主要负责,也不完全当甩手掌柜。张鹏关了都快一个小时了,他除了说了一句好好审,不许刑.讯逼供以外就没再过话了。

    有人站出来把事情揽了,就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干治保的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毫不含糊。

    更何况是这群路上的斗殴,干治保的巴不得他们全部一起火拼进火葬场才好呢!

    在当天中午,差不多城北路上跑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张鹏小虎入狱的消息。

    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里头,老赵老金叶磊曾锐坐在一张四方桌上,还没上菜,大家手里都夹着烟也没人开口。

    对于张鹏和小虎自首,就连曾锐都是不知情的。

    但细想之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只是在座的四人,其实张鹏也很清楚事情的经过,以及需要如何解决。

    随着段位的提高,眼界的扩展,自然会明白事情的后果和需要承担的责任。

    类似于砖厂的事儿,不响还好,只要一响,很容易就会上纲上线。

    大型群体事件,处理的结果一不满意,牵扯面就会很广。

    任何一任领导都不可能不关注民众问题,万一没整明白,搞出聚众游行这样的闹剧,那可就轰动全城了。

    只不过原本扛事的人从老金变成了张鹏和小虎。

    其实在昨晚老金就已经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至少还要一个与事情相关的人站出来,分担部分责任。

    可以说就是得从小虎和钩子中选一个出来,但这个事情他没开口。他害怕引起众人多想,干脆得自己进去之后,他们自然会知道的。

    结果一早上就得到了张鹏和小虎自首的消息。

    让在座的稍有些猝不及防,但至少面前最大的难题解决了。

    并且在当天下午,那些对老赵老金这个团队改造项目横加干预的小干部们全部都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