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网游小说 >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 .175. 倒霉孩子倒霉猫
    带土敏锐地发现了自己神威空间的异样,看了眼沉默的黑白绝,他决定不打招呼直接回空间。

    反正现在搞的这些事也只是为了应付那些个绝,不算重要。

    黑白绝立刻就注意到了带土的消失,但黑绝即使再nb也进不去这独有的空间,虽然他能附到各种生物身上当然也能附在带土身上,到时候跟着他进就行,但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总是在用着他那个万花筒的瞳术能力无意识地去触碰时总是碰不到。

    虽然术的使用时间取消了再用是有间隔的,但黑绝也判断不出来哪几分钟带土是真的在这边哪几分钟就是个投影,也不好随时去试探。

    当他在十几分钟后再看到出现在身边的带土时,黑绝被带土的那个样子给震惊到了。

    “你是被人打了还撕了衣服吗”

    白的那半边绝提溜起他成了破布条的衣服袖子,吐槽着问。

    带土有点尴尬地虚体化了,让白绝捏了个空。

    他一时粗心忘记用能力了因为满脑子都是别的事情。

    他,宇智波带土,刚刚在自己的地盘里被忽然出现的陌生猫给蹬着挠了个狠。

    “卡卡西那家伙又把什么传过来了啊。”

    带土在进了自己的空间后才恢复本音嘟囔了几句,寻找着和之前不一样的画面。

    远处的冰镇之地并没有被他撤掉,而是往上又堆了一些需要冷藏的瓶瓶罐罐有些日用品就需要那样,虽然这个空间里温度不好但空气还是蛮干燥的。

    染发用的,刺青用的,不远处还有些饮料和水,即使带土早就不用再吃东西了但他还是有些怀念以前的那些零食与碳酸饮料的。

    嗯,这边没问题。

    带土把视线从那边挪开,跃到下一块地上继续观察。

    卡卡西传过去的东西大概率会出现在第一次出现的地方,小概率会出现在别的地方,虽然很少,但也不代表没有那个可能。

    其它的地方没有异样,那就只剩下帐篷那里了。

    边上多了一些纸箱,带土过去翻看了一下,发现那都是卡卡西和鸣人的东西。

    日用品,衣服,还有一些小短裤。

    怎么着,是要搬到我这里住吗

    带土眼皮抽了抽,把那些箱子扣了回去。

    他的视线从那些破箱子上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很快,他发现了帐篷那边有着活物的动静。

    带土这么多东西肯定是不能让鸣人自己收拾的,但卡卡西本人也过不来这个时候的卡卡西一般都已经去做暗部的任务了,留在家的只有影分身和鸣人。

    所以来得除了小孩还有他的影分身

    帐篷布罩着的地方凸了一大坨出来,看着就不像是个小孩。

    带土不太爽地掀了帐篷的帘布,一句卡卡西你又传那么多东西还没质问完,他就被猫给挠了。

    那猫的脚掌下压着张纸条,带土被挠了一下更不爽了,但想来这猫应该也是卡卡西准备的,自己也不能跟这小玩意一般见识,提了提被挠破了的领子就过去要把那好像写着什么的字条给拿过来。

    他成功了。

    但被带土抽过来的不只是字条,还有那只大猫特别锋利的爪指尖。

    带土又被挠了,这次是被照着脑袋挠的。

    面具都给他挠飞到了远处的地上,还滚了两下,但没碎。

    带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猫就对着他的脑袋又下手了。

    看着贼狠。

    他连忙侧跃到一旁躲掉了这爪,但下一爪紧跟着又来了。

    带土怒了,捋起袖子就对着那只大猫冲过去了。

    气势很足。

    他成功打服了那只猫确切来说是威胁服的。

    带土又不能真把它打成什么样,纠结中意外发现幻术对猫也有用,于是就试图用幻术来令这只大猫咪臣服于自己。

    刚开始几个幻术场景没什么用,带土试着放了狗给它看,它一爪一个都给挠飞了,最后还是上了那只九尾才镇住它的。

    然后这猫就怂了。

    但带土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救了,脸上也多了点伤,不过过一阵就能愈合,不留疤。

    他右脸的疤纹是融合白绝啊柱间的身体和细胞前就有了的,所以留下来疤痕,但融合了以后即使胳膊断了也能再生,就是刚再生那一小段时间里看起来苍白得可怕。

    他怕自己再待在神威空间里会忍不住再教训一下那只猫,警告它一番让它老实点待着后就抄起面具戴好出去了。

    黑白绝再看到的带土就是那一副很适合摆个破碗蹲街边的模样。

    “我只是大意了而已,之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带土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但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黑绝斜了他一眼,也没去问。

    “你拿着的是什么”

    随后转移目光的时候又瞥见带土手上好像捏了什么东西,好似不经意一样地问。

    “什么”

    带土先看了看左手,没有什么,然后又看向右手。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戴着手套的右手掌心中还捏着卡卡西给他写的字条。

    主要是手套戴着也减弱了触感,这么一张纸条捏起来可以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带土连忙握紧了拳把那张纸条搓成团,抬手刚想往自己的眼洞里塞,忽然想起神威空间里还有只不怎么老实的猫,就没有转移回去,而是拎起了手套边把它塞进了手套内部。

    虽然硌手,但是不容易被人发现。

    “没什么。”

    带土淡漠地说。

    实际上心里紧张得不得了。

    “真的”

    白的那边怀疑地看着他,黑的那边面无表情,没有出声。

    “”

    带土眼皮又抽了抽。

    怎么办

    带土还没有看,不知道里边写的是什么,不过他也能猜到有卡卡西的署名,对自己的称呼,还会提到那个小孩,可能还有猫。

    所以绝对不能给他们看。

    所以怎么办

    卡卡西写了字条所以应该不是怎么重要的事,不然大概会直接把那个小孩给送过来。

    带土跟两半只绝对峙了一会,谁都没有说话,白的那边最开始还嬉皮笑脸的,但渐渐地也收起了笑容。

    带土探察了周围的情况,发现没有别人。

    带土摘下了面具,有点脸红。

    带土说那是别人写给自己的情书。

    带土把那张纸条吃掉了。

    带土的脸更红了。

    但只有带土自己知道那是噎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