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薨(1/15)
    一场盛况空前的大婚,落下了帷幕,但它所掀起骇浪,却远远没有停歇的意思。

    先前,它有多么被人去刻意淡漠和忽视,

    现在,它就同样有多么被人像是发了疯一样去瞩目。

    ……

    西园,

    假山掩映之中的一座亭台内,

    郡主坐在石凳上,

    手里拿着一把饵料,投喂着亭外池水里的游鱼。

    西园出自乾人之手,巧夺天工无比精细,假山丛中,碧波轻漾,鱼戏其间,相映成趣。

    可以说,在如何享受生活方面,乾人,绝对是走在东方,不,走在当世前列。

    “哥,你来晚了。”

    郡主开口道。

    在其身后,出现了李良申的身影,还有他那把一直不离身的古朴大剑。

    李良申这个人就和他的剑一样,甚至一度有江湖好事者觉得所谓的四大剑客,李良申应该比造剑师更不配留在其列。

    因为晋地剑圣和乾国百里剑,他们的剑,都是飘逸的,符合人们心中普遍的剑客形象,长袖飘飘,剑气如虹,宛若谪仙降世持剑伏魔。

    至于造剑师,先不提他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真的是被吹出来的水货,但人家造出来的剑,却是一等一的精美,剑圣手中的那把龙渊,更是多少剑客一辈子的追求。

    而李良申,

    他的剑,实在是太缺乏美感了,很多人觉得他不该佩剑,将剑换成刀,其实也是一样的。

    “今日六皇子大婚,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些多。”

    李良申原为镇北军总兵,现如今,则是燕京城外东门大营主将,京城外并非有东西南北四个大营,而是只有东西两大营,西营则是后续补编的禁军一系,战斗力和精锐程度自然无法和以镇北军为主干的东大营相媲美。

    “很热闹的婚礼呢。”

    郡主感慨道。

    李良申点点头。

    “比我上次,要热闹太多太多。”

    李良申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女儿多愁,又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上,自是会忍不住去比较;

    嫁的都是皇子不是?她嫁的还是太子。

    何家女只是屠家女,她呢?可是郡主。

    上一次,郡主和太子被中断的婚礼,因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