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暴雨前夕(第1/3页)
    上家。

    上清河失神的靠在秦稚的床上,道:“华谢。”

    上华谢吃着蜜枣的动作一僵,连忙把蜜枣放下,道:“哥,不是老子跟病号抢吃的,那不是他还没醒嘛。”

    上清河:“……”

    “哥,有啥事你说,兄弟我啥都不行,功夫不弱。”上华谢正了正神色,道。

    上清河叹了口气,道:“去皇宫,保护皇后。”

    上华谢:“???”

    “大哥你逗我呢?”上华谢吓得又吃了一个蜜枣,道:“皇宫那是什么地方,你让我去?还是皇后宫里?你不怕你弟弟我被当成采花贼抓起来了??”

    “没让你去后宫撩拨嫔妃。”上清河恹恹的道:“就你这张脸,去了后宫指不定谁吃亏呢。”

    “那你还让我去?”上华谢道。

    “皇后有难。”上清河眼里有着血丝,道:“四皇子一死,花云疏势必会对皇后出手。”

    “那皇宫不是有御林军吗。”上华谢仍旧不在意。

    “御林军……”上清河喃喃的念了一声,道:“御林军到底是谁的人,至今都是悬念。”

    上华谢眨了眨眼睛,道:“御林军不是直属皇帝吗?”

    “很久以前的禁卫军直属皇帝。”上清河喃喃道:“现在的御林军,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是哪一国的人。”

    “哈?”

    “曾经的南昭国带兵来过,东炎的凤安皇后也带兵来过。”上清河失神的道:“那支军队到最后都不见了踪影,去哪了谁也不知道,而后来崛起的御林军,光明正大的吞并了禁卫军,究竟这是谁的兵也不知道。”

    “皇上都不管的??”上华谢震惊。

    “试图阻止过,后来被限制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禁卫军消失。”上清河道:“我们一度猜测,这背后,是太后在操盘。”

    “不是哥。”上华谢震惊道:“你这些年不是在天道门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上清河额头青筋跳了跳。

    “华谢,你或许不懂。”上清河看向了上华谢,道:“我是长子。”

    上华谢诚恳的摇了摇头。

    不懂。

    “不懂算了。”上清河也不想再看他一眼,转头看向了昏迷的秦稚,道:“四皇子是我们这边的人,他接近刁惜以的目的也并不纯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