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此乃妖怪(第1/4页)
    第二天早上,怀山县的人发现范府大门外吊着一个人。

    整个人血淋淋,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要不是偶然咳嗽一下,还真看不来是死是活。

    这个人就是怀致远。

    昨夜他被张傲和王填抓住之后,审问了一夜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

    藏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也不知道。

    怀致远就是让范老爷帮忙给周痴另觅了藏身处,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

    所以张傲和王填花了一个夜的时间,一无所获。

    怀致远熬了一夜,如今天光大亮,太阳初升,他竟然感觉有丝丝的暖意。那是一种暖意,在一点一滴地驱除掉昨晚的寒,那种张傲和王填加之给他的寒。

    张傲一身道袍,加之白发长须的样子,很有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他看着吊着的怀致远,不由地感慨,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就是死在这里了,真是九州的一大损失。

    “怀致远,你确实很不错,确实无愧曾经的尾宿,可惜啊,道不同。”

    他又摇了摇头,很为怀致远感怀的样子,然后见到围观的人已经够多了,遍点头示意王填可以开始了。

    他们要将周痴逼出来。

    来象城郡一共四个人,到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完不成任务回去也没有办法交代,索性就豁出去了,说不定峰回路转。

    两人将怀致远拖到了范府,吊在门口。

    路过的人议论纷纷,随着太阳的升起,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

    王填站了出来,“乡亲们,大家都静一静,想不大家都看到了这里吊这个人!其实你们没有看见!”

    路人纷纷喊话,“就不是那么吊着的呢,怎么会看不见。”

    王填提高音量又问了一句,“你们确定看见了?”

    “看见了。”

    “就是,那么大个人吊那里怎么会看不见。”

    “你们这是滥用私刑,犯人应该交给官府!”

    王填不理会大家五花八门的言语,继续问道:“你们确定那是个人了?”

    “你以为我们瞎啊!”

    “你是不是想找打啊?”

    王填这次悠悠说道:“你们以为那是个人吧,其实他是个妖怪!”

    “妖怪?!”人群顿时炸开,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