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命丧绝龙(第1/3页)
    “贫道本来欲在此地摆阵,未曾想却有小道友在此修炼。”

    怀致远看着礼貌有加的云中子一身道袍风度翩翩,却也是那么杀伐果断,果然封神时代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

    虽然知道他要在这里摆下通天神火柱,他却不能无礼,“在下小小筑元境修士,还劳烦前辈如此关注,不慎惶恐。如果在下修行之地会扰到云前辈施展,一定早早转移。”

    “那倒不用,”云中子一摆手,“老夫只是奇怪如此险绝之地还有人安居修行,特来一会,满足一下心中的好奇之情。”

    怀致远没有想到堂堂金仙也是这么八卦,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在下怀致远,师从山野之人,让前辈见笑了。”

    “怀致远,”云中子念叨了一下,“好,相见也是有缘,我这里有松木剑一把,赠与你,也算是一点补偿吧。”

    说着,他袖袍一摆,手中出现一把木剑。

    怀致远双手接过松木剑,“长者赐不敢辞,如此,多谢前辈了。”

    “好。”云中子见到对方接下松木剑,欣然一笑。

    怀致远继续道:“那前辈需要在下做什么吗,先离开此地,还是在这里帮前辈打打下手?”

    “无需,你只需记住三日后闭门不出即可,否则老夫也无法保证小道友的安全。”

    吩咐完,云中子就离开了。

    怀致远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心中纳闷,云中子要摆阵根本勿须通知自己,更不用给自己一柄松木剑。这一切根本都说不通,他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何须人家金仙境的高手费心。

    他将松木剑翻来覆去的查看,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是一柄木剑。

    思来想去,都想不清楚,干脆先放到一边。

    他准备三日后在云中子和闻太师的战斗结束后,去帮闻仲收敛尸身,这两天还是修行为主,静待日期的到来。

    至于为何他不去阻止闻仲身设险境,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个本事,更阻挡不了封神的大势。

    就在他搬运元气,增强修为的时候,放置在一边的松木剑突然动了。

    怀致远和松木剑的距离过近,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时候,剑已经是直刺眉心要害。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时间都来不及,下一个瞬间就会死命当场。

    松剑临体,狐鸣啾啾!

    在松木剑要破开他眉心的瞬间,他的额间出现了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