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修真小说 > 聊斋书道纪 > 第二十六章 试探交底
    晚上苏妲己她们都回去了,小院剩下怀致远一个人。

    躺在了久违的床铺,舒服地伸个懒腰,还是自己的床睡着舒服。

    睡到半夜,他忽然睁开眼。

    有人进了院子。

    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了自己布下的纹字剑书阵诀被触动了,那微不可查的波动传递过来,立刻就知道了有人闯了进来。

    悄悄下床,提剑藏在床尾,屏气宁息静等闯入者的到来。

    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进来一个人,黑衣蒙面。

    脚步无声,闯入者已经到了床边,一把刀风声赫赫地快速直向床上砍去,他要杀床上之人一个措手不及,即便是他被刀风惊醒也来不及躲避。

    就是这时,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有光闪过,从床尾向他刺来。

    挪步后退,躲过了这一剑。

    怀致远看到自己的一剑没有见功,大步踏出,还是一剑直刺闯入者。

    对方未持刀的左手在空中一抹,一条细线凭空而生。

    嗡,怀致远的一剑刺中细线,这一剑还是失败,不过他没有失望,而是对着闯入者一笑,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够看到。然后张口一吐,仓啷一声,剑书宝剑直击对方。

    闯入者未料到他的这一招,再施展招式已经有些晚了,赶紧下腰躲过。

    怀致远也没有趁机追击,就站在那里笑吟吟地看着。

    剑书宝剑从闯入者的面门划过,再差毫厘就会划破他的脸颊,给他造成伤害。

    “好了,致远收起你的杀招吧。”

    这个时候苏妲己从门外进来了,她知道怀致远已经知道了闯入者的身份,要不然也不会不趁机追击,就那么看着了。

    剑书宝剑飞过闯入者,就在要撞到墙壁上时,化作点点华光散落开来。

    房间的灯也点亮了。

    胡喜媚也跟着进来了,看着苏妲己道,“大姐,怎么样,现在放心了吧,小弟很机警。”

    “是还不错,可是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只有人仙境采药期修为。”苏妲己夸了一句,又给了句警告。

    怀致远伸手将柳玉磐拉了起来,“刚才还请三姐不要放在心上。”

    “都看出来了,还来这一招,”柳玉磐拉下了黒巾蒙面,“要不是我机灵,今天说不定就破相了。”

    “怕什么,破相了不是还有小弟呢。”苏妲己调笑了自己妹妹一句。

    “说什么呢,大姐。”柳玉磐直接红了脸。

    怀致远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而是问道:“大姐现在该放心了吧?”

    “有点本事,不过也都是点雕虫小技罢了。”苏妲己没有给他骄傲的机会,“二妹、三妹你们先回去吧,我给致远一些交代,接下来的几年我可能出来的机会不多,到时候你们两个多多照顾小弟。”

    “放心吧,姐姐,致远不仅是我们的弟弟,还是玉磐的心头肉呢,我这个二姐肯定放在心上。”胡喜媚嘻嘻说道,说完就跑了。

    柳玉磐也追了出去了,“二姐,你都胡说什么呢!”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姐弟二人了,”苏妲己在椅子上坐下,“我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姐姐但问无妨。”怀致远也在对面坐了下来。

    “问之前,我想先给你交代一句。”苏妲己严肃地说道,“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插手,否则可能会卷入因果,未必能有好下场,说不定还得丧命。”

    “可是,姐……”

    怀致远刚回来的时候,确实准备不插手。虽然苏妲己她们是奉了懿旨行事,可是毕竟造下杀戮,这些都是抹不去的,不是三言两句可以勾销的。所以他准备在她们接受过惩罚之后,帮助她们稳住魂魄,好重新开始修行。

    但是经过晚上的争吵,他已经完全将面前的女人当做自己的姐姐了,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她就那么死去,也许这样做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亡魂,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才算是对的。或者说,无论选择什么都是错,只是面对的人不同而已。

    封神本来就是一场局,所有人都做局中,局中人也许没有是非对错之分。

    苏妲己伸手截住了他的话,“你有这份心意就好了,姐姐知道自己已经沾染因果,是逃不出去的,最坏的结果无非身死道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呢。”

    “不会的……”

    “不管是否有一线生机,对于我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苏妲己继续说道,“可是你如果也陷了进来,那姐姐才是无法面对自己。所以你无乱如何,都不能胡乱行动,更不能插手其中。”

    “可是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去送死啊。”怀致远情感上还是接受不了,他虽然在三千年后知道苏妲己没有死,而是自封于青丘。可是当他实际去面对的时候,他不能去赌,万一因为他的到来,那一线生机消失了呢,所以他要尽最大的努力去保证苏妲己的安全。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苏妲己知道他肯定还会有其他打算,“你发誓不插手其中。”

    “姐!”誓言哪里是那么容易发的,会应验的,特别是他们修行者,会对以后的修行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严重者会完全断送前路。

    不过苏妲己铁了心,她不愿意这个弟弟去冒这个险,十死无生的险,“你要是不愿发誓的话,我现在绑了你,让人送到其他地方,总之是远离朝歌。”

    “可以不发誓吗,我保证不会胡乱行动的。”怀致远想要争取一些通融。

    “不可能,要么发誓,要么走。”苏妲己给了一个二选一的答案。

    怀致远盯着苏妲己,苏妲己也不甘示弱地盯着他,两人都不让分毫。

    油灯发出荜拨的声音,姐弟两个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终于怀致远败下阵来,“好,我不会插手其中,不过……”

    “不过什么?”苏妲己皱了皱眉。

    “我再你们准备几个鼎字剑书,你不能拒绝。”

    “鼎字剑书?”苏妲己不解,旋即想了起来,“就是上次你准备的竹签符箓吗?”

    “嗯,是的,算是一种符箓的变形,”怀致远解释了一下,“不过结合我的修行元气,可以取得独特的效果,应该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助力。”

    苏妲己看着他一脸坚决的表情,点了点头,“好,可以,不过不能像上次那样,要量力而行。”

    “放心吧,姐,我已经晋升了人仙境,那个时候确实是修为太低,有点勉强的缘故。”

    “你知道就好,你以后行事一定要三思而行,一定要掂量掂量,不能再鲁莽行事……”苏妲己开始喋喋不休地教育起了他。

    怀致远看着面前的九尾天狐,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他以后行事需要的注意,忽然心暖流经过,那是一种情感的涌动,一种被关切的开心。

    于是,他笑了。

    “笑,还笑,我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嗯嗯,都清楚了,姐!”

    “清楚了,那你重复一遍!”

    “啊!”

    “啊什么,快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