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有悲喜(第1/3页)
    “大白天,哪里来的鬼。”

    王小双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就是昨夜借宿在家里的那个人。凝神看去,确实怀致远正在看着她。

    “好了,我放了你,不要喊了,挺吓人的。”

    王小双听的脸颊一红,轻轻嗯了一声。

    怀致远捏住绳子,轻轻一捻就断了,“好了。”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王小双起身轻轻一礼。

    “不用多礼,”怀致远拦住了她,“昨夜借宿,也算礼尚往来。你们周全我免得被淋雪,我也是回报一二罢了。”

    王小双坚决一礼,“这怎么可以相提并论,还是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罢了,罢了。不过不用恩公恩公的,喊我名字即可。”怀致远见她如此坚定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移话题道:“咱们接下来还是说说他们吧。”

    “怎么说?”

    “当然是问了。”

    怀致远坐了下来,手指轻扣桌面,哆哆哆的。

    王小双感觉到船忽然改变了方向,“咱们回去了?”

    “当然了,怎么你不想回去吗?”

    “那倒不是,我还以为要很麻烦了,倒是妾身小觑怀公子手段了。”

    怀致远不禁高看了她一眼,没有想到一个常年在家很少外出的女人,能有如此镇定,很难得。

    王小双见到他狐疑地看着自己,“怀公子见笑了,主要是我家相公常年奔波在外,回来之后给我讲各地的风情故事,还带回来许多书籍便于我增长见识。只是碍于公公,书籍都藏在卧室之中。”

    听到她的解释,怀致远对于她的相公更敢兴趣了,世人常言女子无才便是德,修行世界还是可以,没有这种偏见。乡村民间多是将这种说法奉为圭臬,出现一个甚是罕见。

    “不知你家相公怎么称呼,未来如果有机会一定相识一番。”

    “郑富春。”

    “好了,咱们说说他们吧。”怀致远看着三个一动不动的人,“先问老太太吧。”

    接下来,虽然船往回走,怀致远将三人一个一个都盘问了一遍。原来他们这四五年间已经做下了七桩买卖。

    听到他们将人当做货物一般的买卖,拆散了几多的家庭,却不以为耻,而是有点沾沾自喜的样子,说世人多是蠢笨之徒,合该如此。怀致远都想动手结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