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虎妖金岳(第1/3页)
    嚓!

    怀致远和壮汉一触即开。

    两个人均受到了轻伤,怀致远的手腕虽然有真元护佑,还是被对方尖利的指甲直接抓出了微微的血痕。壮汉的掌心也被他的剑指刺出了轻微的血痕。

    两个人都戒备地看着对方。

    壮汉没有想到这个采药期的修士,竟然没有让自己占到半点便宜,“没有想到你还挺有一手的,接下来,我就不客气了!”

    “承认、承认。”怀致远谦虚了一下,不过脚下一挑,一根树枝被挑了起来落到了手中。

    吼——

    壮汉虎吼一声,又杀了过来。

    怀致远手中树枝一动,剑刺过去。

    双方又搏杀了开来,刚才只是一次试探,这次他们都动了真格。

    壮汉一双手爪呼呼生风,每一次挥动都是风声尖啸,虎威四溢。大开大合间,仿佛都能震动九州河山。

    怀致远剑来剑往,轻巧灵动间攻敌必救。不过因为是树枝的原因,他只能用自己的真元裹住化作剑用,可是树枝是支撑不了多次时间的。

    忽然,壮汉变招,和他手中的树枝来了个硬碰硬。已经到了承受极限的树枝立刻化作齑粉,他借势另一手直刺怀致远的咽喉。

    怀致远左手扣着的剑书准备弹出去的时候,忽然壮汉住手了。他不是想要自己的住手的,是因为茅草屋那边传来了一声婴孩的啼哭声和接生婆的尖叫声。

    “生了!不好!”壮汉先是高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住了手。反身向着茅草屋跑去。

    怀致远见状,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也赶忙跟了过去。

    推开屋门,一个妇人正满脸汗水的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一个婴孩正躺在一边的地上啼哭,他的旁边还有一盆冒着热气的水。不过婴孩长着一条尾巴,毛茸茸的尾巴。

    接生婆正满脸惊恐地看着婴孩,瑟瑟发抖地躲在角落里。

    壮汉进来先是扑到床边,确定自己的妻子无恙后,才赶忙又抱起了地上的婴孩。

    “先用毯子将孩子裹住吧。”

    怀致远进来后,发现壮汉满脸傻笑地抱着婴孩,出声提醒。然后走到接生婆的身边,伸手在她后脑住一捏,接生婆立马昏睡了过去。

    壮汉经过提醒,忙道:“对、对、对,毯子、毯子……”拉过床上的一张毯子裹住了婴孩,然后放到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