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三尺寸草(第1/4页)
    崩的一声飞剑碎裂了!

    宁秋灵看着自己的飞剑,就这么化为了漫天的碎片。这一刻她的心仿佛随着飞剑的崩裂而枯寂。

    “长生!长生!长生!长生……”

    四周的声音越来越响,狐鸣之声完全被盖住了。她看着那些逼过来的人,那些模糊的面孔,都在嘶吼着,逼问着!

    宁秋灵正在四面楚歌之际,忽然天空中飘荡起了颂唱的声音,渐渐地,颂唱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加宏大。

    终于,整个天地间就剩下了一个声音。

    飞剑的碎片好像被那颂唱的声音所吸引,竟然荡掉了一层碎屑,剩下晶莹剔透的剑身。

    她也跟着那个声音吟唱起来,逐渐地和到了一起,整个天空和大地都开始震荡,就连身后的大树也摇晃不已。

    破裂声音响起,枝叶开裂、树干破碎,一只嫩芽在废墟中倔强地生长着。

    整个空间还在震荡,那些飞剑的碎片也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她感到一个声音从心底破开。

    剑来!

    所有的碎片嗖嗖地飞向了那颗嫩芽,嫩芽舒展枝叶,极速地生长着,一直长到了三尺才停了下来。那三尺长的草叶闪耀起晶莹剔透的锋芒,那是一把剑,三尺青锋。

    她拿起了剑,“以后就叫你寸草。”

    仓!一声剑鸣。

    今有三尺剑,霜刃未曾试。

    一朝破心田,守得寸草晖!

    她睁开了眼,醒了。

    然后她就看到了怀致远的一剑,那朴实的一剑嗤的一声刺入了周家老祖的拳头。

    他伤了周家老祖,可是他也被拳风击的飞退了出去。直到三丈开外在扑通一声的落到了地上,砸起了一阵灰尘。

    “你伤了他。”

    宁秋灵看着周家老祖说道,虽然语调平平,可是却能听出那言语中蕴含的怒火。

    周家老祖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伤痕,不屑的道:“那又如何,毛丫头,想替你的情郎报仇啊?”

    宁秋灵摇头道:“他不是我的情郎,是我的朋友,你今天死定了。”

    伸手一握,一把三尺青锋出现在了手中,莹莹的绿色荡漾其中,就像迎着朝阳的嫩草,坚韧挺拔。

    宁秋灵踏出一步,也是一刺,却是荡起层层涟漪,一波一波的元气漾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