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居南湖畔(第1/3页)
    怀致远直到伤势完全好了,才等到了郭顺的归来。

    两个人谈了半天时间,只不过这次基本是怀致远在说,郭顺在听,因为他没有什么好的,总结起来就是青丘一行的任务一无所获。

    郭顺听着双庐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是吃惊不已,他没有想到自己待了这么多年的双庐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怀致远嘱咐他将此事通过司天监系统密报给司正左南,要用最高级别的密语,其他人一律摒避。

    画皮虽然不能长生,可是三五百年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正事谈完了,郭顺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要不要留在双庐,他们兄弟作伴笑傲九州。不过被怀致远拒绝了,他在双庐已经耽误了一段时间,不想再耽搁行程了。

    回到郡府衙门之后,就将离别之意告诉了诸人。

    金岳夫妻不想奔波,而且巩英夫妻也接纳他们了,他们就准备留下。顺便也可以护佑一下郡府衙门的安全,可谓是双方各取所需。

    宁秋灵想了想也暂时先不动身,她要在双庐再住上一段时间,熟悉一下她的寸草剑。正好她留下来也可以帮助怀致远先教导一下巩灵,省的他又成为散养的状态,没有人管。至于她什么时间离开,还不确定,也许就是明天,也许是在几年之后。

    最舍不得他的就是巩灵了,好不容易有个师父,师父却要去寻找师娘了。虽然这么想不太对,可是总感觉父母出门恩爱远游了,就留他在家看守门户。

    说的再多,怀致远还是离开了双庐,他给这里的朋友和徒弟留下了几枚剑书后,就单人匹马的上路了。

    出城之后,取道东南,准备到了居南湖顺水而势一路到中江,然后再经宣陵出安庆郡,到了吴水郡,一直东南而行就到了临安。没有想到四年后他又要回到临安了,而这短短四年间,竟然发生了这么许多事情。

    “叔叔,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啊?”

    忽然一个童音打断他了回忆,抬头看去之间前边一辆驴车上,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问他。他忽然想起了张念致和张念远,不知道他们兄妹两个如何了。

    小丫头见没有得到回答,亮晶晶的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他,又问了出来,“从出了城,我就看见你一直跟着我们,是不是也要去看大水啊?”

    “大水?”怀致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旁边她的母亲赶忙说道:“这位公子见谅,小女年幼不懂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