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原来是你(第1/3页)
    砰地一声,整个大钟化作了片片的琉璃。

    怀致远看着已经破碎的大钟,他的最后一道屏障就这么消失了。眼看着巨蟒锋利的獠牙就要合上,等它闭上嘴的时候,就是他的亡命之时。

    巨蟒的眼中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就要吃掉这个碍事的家伙了。

    忽然湖面传来一声爆喝,怀致远发现巨蟒被一股力量猛地向上一拽,他也抓住机会迅速下潜,避开了那就要闭合的巨口。

    巨蟒眼见自己就要成功了,却被人抱住尾巴,向上拔去,怎么可能就此甘心。既然咬不住了就不咬,口中的信子啾的一下破开水路,袭杀过来。

    怀致远还在下潜,可是并没有放松对于头顶庞然大物的戒备。现在再用剑书已经来不及了,横剑一笔,堆叠重重的真元来抵挡这一击。

    蟒信仿佛分水刺一般直刺过来,轻而易举的就穿透了他仓促的阻挡。

    水上的步文昌还在用力,他绝心要救这个对胃口的年轻人。

    船上的众人焦急的注视着这一切,他们当然希望最后这两个修士可以成功,因为这关系到自己能否活命。

    沈香抱着小问竹也在一眨不眨地盯着步文昌,赶紧把那该死的大蟒弄出来啊,那样的话,怀致远就不会有事了。

    水下的巨蟒心中无比的畅快,它的信子已经穿透了对方最后的防卫,下一刻就能穿透这个家伙,然后它就可以放心地收拾水面上的那个人了。

    怀致远怎么可能甘心就这么死在这居南湖底。

    断!

    蟒信已经猛地刺到了对手的剑上,那把跟随素婆婆无数岁月的剑,断了。

    剑,断了。

    远方的素婆婆在剑断的一刻,也感应到了怀致远的危机,可是她无法过去驰援,她不能出去。她还要为自己的涂山一脉负责,他们已经经不起折腾了。青丘遗密虽然已经过去,可是还有许多蠢蠢欲动之辈,在虎视眈眈。

    希望他能渡过这一劫吧。

    小问竹不知道自己的叔叔是否可以渡过这一劫,她不懂,只是知道自己胸前挂的竹签子忽然发出了莹莹白光。

    “娘亲,你看,发光了!”

    沈香也看向了女儿的挂饰,那是怀致远送给她的,似乎在昭示着这一会儿他的危机处境。

    “哎,天怎么暗了?”

    “就是啊,你看月亮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