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波又起(第1/3页)
    破碎纷飞中,怀致远看清楚了偷袭的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哪里是个人,要不是身上还挂着衣服,都以为是个妖怪呢。凹鼻突牙,一张嘴长长的舌头甩着涎液,胳膊和身体之间还连着一层薄薄的肉膜,鼓荡之间荡起了阵阵腥臭。

    怀致远感觉有点头晕,腥气有毒。

    三枚剑书直接甩了出去,趁势后退。他要退出房间,房间里地方狭窄,很有利于对方的毒气。

    怪物眼见三把长剑,猛的扇动了胳膊,凌空停顿了一下换个了方位,避让了开去。三把长剑一下子刺了空。

    “竟然还会飞?”

    怀致远难以置信,他还以为对方的肉膜只是为了施毒,没有想到还有如此的本领。指挥飞剑回勾,他更是加快了退后的步伐。

    怪物感受了背后的杀意,第一次见到能够指挥三把飞剑的人。脚下一踏,双翅鼓荡滑了出去,虽然被一把长剑划伤了胳膊,终究还是躲了过去。

    长剑带起胳膊上的血飞了出去,直到消失。

    血液中没有毒,怀致远得出了一个结论,又扣了一枚剑书在手中。

    怪物已经到了他的对面,来不及将剑书扔出,只能当做长剑使用。真元运转,淡淡的乳白色包裹着他。浩然之气才出了体外,和对面而来的腥气一沾染,就发出滋滋的腐蚀声。

    “这么毒!”

    “没想到吧,修行者,今天你是逃不了的。”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死定了。”

    妖怪探爪抓向了怀致远,胳膊的舞动带起一阵剧烈的腥臭铺面而来,腥臭和浩然接触更是升腾起了阵阵的白雾。

    怀致远反手一刺,叮的刺中了对方的手爪。剑尖登时沾染了一点黑色,不过在源源不断的真元冲刷之下很快就消失了。

    他们这边战斗才起,单舒云已经感应到了,提剑赶赴这边。卞纬也在后边举着火把过来了,他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是胜在不怕死。

    怀致远一剑击中对方,手中的剑一击一送,左手扣着的剑书也紧跟其后。叮叮两声,让对方退了几步,他借机出了房间。

    单舒云一到这边,就见到那个怪物从房间扑出来,正要提剑上去的时候,怀致远急忙提醒对方有毒。

    毒!单舒云顿了一下。

    怪物趁机肉膜鼓荡,加快了进攻的速度,他想要一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