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其他小说 > 第一女刀修 > 第156章 想抱就让她抱一下吧[2/2]
    就在谈墨和黑脊鲸鲨磨蹭的功夫,言钧笙和樊微两人以已经忍着腥臭跳了进来。

    谈墨听他们的声音比刚才清晰了些许,便不再和黑脊鲸鲨多做纠缠,随手扔了颗丹药,任它在后面怎么哭喊,她冷漠的小背影愣是没有停顿一下。

    “我说,这小师妹可真行这种地方她也能乱窜”

    樊微手里举着一个夜明珠状的东西将黑脊鲸鲨的口腔照亮,看见自己所踩的地方全是粉嫩的软肉没还有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碎尸。

    而就在他们脚边不远处,黑脊鲸鲨的下颌中间靠左的位置,就是被生生撕出来大的血窟窿。

    两人找到类似于食道的位置,刺鼻的风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举着夜明珠往里面探查了一下,就看见顶上一排整齐尖齿悬在最上面。而下方对应的位置也同样对称排列这一排细牙。只在两侧留出了些许的空隙。

    “这谈师妹也不会已经被吞进去了吧”樊微打了个寒颤。

    光是看就能感觉到两排细牙的锋锐,放在这自然是为了撕碎食物方便下咽,倘若人的身体在这中间过一遭,那不直接变成了碎末

    但她还真是想多了

    谈墨溜进去的时候是摸索着着黑漆漆的腔壁一点点往里走的,侥幸从那留出来的空隙里穿过,根本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里过了几遭。

    那边缘的位置所留下的空隙,足以让她活蹦乱跳的过去。

    “未曾,她还活着,在向我们靠近。”

    言钧笙看起来就比樊微靠谱得多,放出的神识很快搜寻到了谈墨,甚至这会儿已经听见了她的脚步声。

    “谈师妹”

    他对着里面又大喊了一声,就听见谈墨脆生生的回应从里面传来,“言师兄是你吗来接我啦你等一下哦,我马上就出来。”

    “哎呦,还真活着呀”樊微咬着牙,屏住呼吸,一张娃娃脸憋得通红。

    谈墨听见她的声音更是惊喜,“樊师姐你也来啦”

    樊微没有搭理他,默默的蹲下试图将自己的五感封闭起来。

    等谈墨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由于樊微手里的拿着东西在照亮,她这会儿才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

    呵呵,她还真是命大

    方才要是从中间过,指不定里面那还没死透的黑脊鲸鲨怎么作怪呢只要动动食道,就能把她嚼碎了当食物进补吧

    言钧笙从樊微手上取过那个发亮的珠子,将谈墨上上下照了照,确定她没有受伤,“咱们还是快出去吧这里面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也敢乱跑此事我们怕是解决不了,我已经传讯回师门,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这黑脊鲸鲨的,我们去外面等比较安全。”

    “嗯言师兄,你知道这是黑脊鲸鲨”

    “我平日里所读的书甚是驳杂,曾有幸在一本书中看过。”

    “师兄果然好学”谈墨有点儿汗颜,“这确实是条黑脊鲸鲨,而且它还没死呢,妖丹还在里面,你们要去看看吗”

    说到妖丹言钧笙和樊微的眼珠动了一下,但他们一个修行多年,一个素来沉稳。虽然兴奋却还算理智,齐齐摇头。

    他们自己这会儿还在人家身体里,更何况那东西还没死,那点跃跃欲试直接就被拍没了。

    三人狼狈的从沙道里钻出来,陆玉松的人远远的避开,就连阿大都默默地后退了几步和他们保持距离。

    谈墨看见陆予松,仿佛见了肉的饿狼,撒腿就朝他跑过去,一副要扑到他身上的架势,“三少爷,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陆予松抬手在自己身前设置了一道屏障,双手交叉在胸前,“谈墨我警告你,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别恩将仇报”

    谈墨的眼神黯了一下,似乎有些受伤。

    就在陆予松考虑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准备撤下那道屏障的时候,谈墨直接转身朝阿大跑去,“呜呜呜阿大,我还以为我要死在里面儿见不到你了”

    陆予松,“”

    阿达眼尖一团腥臭的谈墨冲自己滚过来,想了想,将脚牢牢的扎底沙地,忍着不动。

    小孩子吓狠了,虽然她这会儿脏了点儿,想抱,就让她抱一下吧

    谈墨看阿大动都没动,一副任由她蹂躏的模样,眼底的狡黠闪了一下。

    还有一掌要贴上阿大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回头泪涔涔地控诉陆予松。

    瞧瞧,这才是真爱好吗

    陆予松浑身一个激灵。

    他以前是瞎了狗眼,竟然觉得自家小丫鬟长得还挺好看的她这会儿又脏又臭,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再被她做出这小女儿的梨花带雨的娇羞状,陆予松胃里翻滚。

    谈墨吓唬吓唬他们也就完事儿了,自己把自己扔到海里,让海浪冲刷了几波,将身上的腥臭味儿去掉,然后又跟着那几位先前被她救了性命的渔民去冲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师门的人过来还要多久啊”谈墨状似不经意地问。

    言钧笙想问一下,“若是我师傅他老人家收到消息立即前来,当时马上就到。”

    谈墨心里有了点数,重新跟他们回到黑脊鲸鲨的位置等人,期间还把自己的经历阐述了一遍。

    “这你都能活下来可真是个祸害。”

    谈墨瞥了一眼自家欠揍的三少爷,这人永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唉,别瞪我别瞪我,夸你厉害呢”

    谈墨:我可信了你的狗嘴。

    这会儿人都齐了,几人才有心情研究起这黑脊鲸鲨。

    从外形上看,这东西真是大的没边儿。因为提前有人打过招呼,这湖州的村民并没有前来围观,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吞了进去,或者直接被压死在身下。

    谈墨走到它嘴唇的位置看见那鱼唇有一道细细的缝隙。当然,这细只是相对于黑脊鲸鲨来说,对于谈墨,足够她把脑袋塞进去。

    看她撅着屁股把脑袋往黑脊鲸鲨嘴里送,其余人脑门上都是一排黑线。

    不是谈墨虎,只是她知道,现在这黑脊鲸鲨应该是死的透透的了,所以肯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她最后扔下的那颗丹药也不是白给的

    既然它是云怀海里的公敌,那她四舍五入,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儿不知道拿着黑脊鲸鲨的尸体做投名状,能不能混进那秘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