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傅恒染病 下(1/3)
    金秀是真担心傅恒的身体,就好像是她之前所言的,众人来此缅甸酷热蛮夷之地,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不管这个过程是有所不同的,比如有的想要加官进爵,有的想要报效国家,有的更是想为君效忠,也有的想要发家致富。

    乌猛脱猛这些土司想着借助大玄的力量对抗缅甸贡榜王朝,减少或者是免去花马礼;桂家的少主和遗老们,想着要在缅甸这里重振基业;王连这样的从基层厮杀上来的军官,希望在缅甸建立更多的军功;普通的文官们,比如纳兰永宁还有孙士毅这种,就是要为了自己的前途,赚一些军功后可以顺利升迁,孙士毅想要名正言顺的进入中枢,而纳兰永宁显然想把这个“署理”的帽子给摘了;海兰察这种……大概就只是想要厮杀,厮杀个痛快,让自己厮杀到天荒地老;而征缅引筹备商会被金秀忽悠来砸下重金的商人们,他们只是想要赚钱,多多的赚钱;永基是要来赚取一些军功,日后可以好好的藉此安家立业;傅恒要报效皇帝的知遇之恩;士兵们是迫不得已,他们不想死在缅甸,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勇向前,尽早把战争结束掉。

    而金秀,是为了十二阿哥永基而来此地的,这些人各怀心思,但都是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要打赢这一场战争。

    而傅恒,身为大军的统帅,是这些所有人的指望,也是大家伙觉得能够打赢缅甸之战的最深层次的依靠。

    所以金秀才会深深的失望,对着傅恒的这次生病表示巨大的失望,千万人的心思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可偏生傅恒又生病了。

    “如今奈如何!”

    傅恒微微摇头,“这也是我的事儿,起初许是在新街淋过雨,自以为身子强健,不以为然,可后头竟然就屡次咳嗽,没想到如今竟然得了如此绝症!”傅恒听到自己个得了这病,心如死灰,原本想着要建功立业报效君恩的心思一下子凉了一半,不过他也知道这肺痨之症,虽然是绝症,但不见得会即刻发作的,“我的身子不重要,诸位,”傅恒环视众人,“接下去咱们要怎么办?这才是最关键的,纳兰公子料理了这么多的物资来,如今可不能够再耽误下去了!”

    “大帅的身子,还是要先料理好的,”金秀摇摇头,“大帅不如归国养病,如何?”

    这也是大家伙的心思,但谁也不好说出来,如今大军在外头这么久了,若是主帅骤然回去,军心必然震荡,但缓缓图之,想必问题不大,傅恒的身子要万无一失,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没有安排好军务,不禁皇帝要暴怒,更是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