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穿越小说 > 皇明天子 > 第八十九章 大明的颓势
    太监囚禁宗亲

    大明唐王朱聿键,就被这么玩过一次,因为后来朱聿键被群臣拱上了皇位,这件事才闹到众所周知。

    凤阳守陵太监梁笙索贿不得,用墩锁法折磨朱聿键,朱聿键病苦几殆。

    何为墩锁法

    就是将人塞进箱子里,只露个脑袋和一只手吃饭,吃喝拉撒都在箱子里,就是墩锁法。

    这就是利益分配的问题,大明的宗室的数量,远远低于仪宾门客,在宗室问题上,谁掌握的财富支配权力大,谁就说了算,随着仪宾门客数量增多,宗室对仪宾门客的控制减弱。

    但是仪宾门客折钞之后,那宗室子的话语权大大提高,能不能约束手下,就全看本事了。

    “那就有劳毕尚书了,把这事办得稍微体面些,若是有人不想体面,那就让他体面一些。”朱由检点头,让毕自严去办理。

    朱由检做过信王,他在张维贤腾出的老房子翻新的信王府里,就有选王府官员数名,校尉三百,军一百。

    朱由检说的有些人,就是福王朱常洵、受封洛阳;瑞王朱常浩,受封汉中;惠王朱常润,受封荆州;桂王朱常瀛,受封衡州,皆神宗之子,朱由校和朱由检两个人的四个叔叔。

    若是这四个叔叔不愿意体面,朱由检只能让他们体面的离开人世了。

    今年年初的时候,三位叔叔就藩,顺天府征车四千四百四十三辆,役夫八千四百九十六人,并给仪卫、群牧等官及校尉军士俸廪及道途诸费共计一百七十二万余两,每位叔叔光是养赡田,就给了二千余顷,就是为了让叔叔们体面,不跟侄子们争皇位。

    “这四位叔叔有人造反就好了。”朱由检满怀恶意的说道。

    若是有人造反,朱由检就下诏让天下人勤王,立刻马上,将大明的天下,从一个松散的经济社会,变成一个配给制的社会。

    勤王可不仅仅是一道诏书那么简单,也是皇帝手中的杀手锏,但凡是启动天下亲王的诏命,整个社会制度都会改变,到那时,就是皇帝权力极限膨胀的状态。

    有点像美丽国的懂王,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一个道理。

    但是懂王的美丽国和大明的情况又有些不同,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和一个封建中央集权的社会。

    大明皇帝不开口,朝臣们连对大明两百万头猪下手的权力都没有。

    大明皇帝的确是皇威不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不就是类似于天启皇帝那种,嫌麻烦,要不然就是万历皇帝那样,不管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把把梭哈把把输。

    但是大明的皇权可是一等一的强。

    “臣告退。”毕自严打了个哆嗦,万岁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什么四位叔叔有人造反就好了这是盼着再出一个燕王吗

    朱由检巴不得四位叔叔先动手,他好不要脸的向天下人嘤嘤嘤,叔叔欺负我,大家快打他。

    可惜了。四位叔叔没一个有勇气如此。

    大明的天气愈发的寒冷了,王承恩在乘快马从山东赶回了京师,本来从津口到皮岛最近,可惜,辽东半岛在金人手中,押运粮草,只能过山东境内运送。

    回到京城的时候,王承恩披着蓑衣,带着雪进了懋德殿,见到了李自成的第一眼,就难掩心中的杀意,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自成。

    “万岁爷,臣从皮岛回来了。”王承恩先是行了个大礼,眼神依旧没有从李自成的身上挪开。

    “这是李鸿基,朕给他改名李自成,送到万岁山修剪园林树木,是个伶俐人。”朱由检乐呵呵的为王承恩介绍李自成的来历。

    “那他就应该在后山,而不是正殿。”王承恩语气里带着肃杀和冰冷,如同殿外的雪。

    王承恩拍打着身上的雪花,将蓑衣褪下递给了王祖寿,露出了大红色的蟒服,再次行了个大礼说道:“恭喜万岁爷,贺喜万岁爷,瑞雪兆丰年,京师终于是下雪了。”

    “朝臣上的贺表已经够多了,小膳房都能直接当柴烧了。”朱由检说起此事更是开心的不行,他还传召京师,明年搞个植树节,就定在了春耕前后,争取明年改善京师小气候,扇动蝴蝶的翅膀既然有效,那就大力一些。

    王承恩附和的说道:“解了万岁爷的心病。”

    两个人交流的时候,目光都集中在李自成的身上,天天服侍万岁爷的王承恩,总是觉得万岁爷每时每刻都有一种焦虑感,这种焦虑感进一步的变成了紧迫感。

    对此,王承恩始终心里疑惑,都已经登基的万岁爷,为何如此焦虑

    但是他刚才刚进懋德殿,就感觉到了万岁爷的焦虑和紧迫都变得更加暴躁,而万岁爷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殿里的年轻人,他就瞬间懂了。

    这个人,就是让万岁爷始终焦虑的原因。

    这事他熟,但凡是让万岁爷焦虑的人,直接让他消失,万岁爷就不会焦虑了。

    “闯儿是个很厉害的人,在银川驿三年,历年考核都是上上评,王伴伴可知,大明做到这种地步的有多少”朱由检笑着说道。闯儿,是李自成的小名,这个小名已经没有人再这么叫他。

    后来的闯将,未来的闯王,在之后的大顺国开国皇帝,都是李自成。

    朱由检怅然的说道:“仅此一人。”

    除了关系户以外,李自成的考核上上评,三年皆是如此,那可见其能。

    “闯儿且先去,朕和伴伴说下皮岛之事,你且在宫里转转,切记你的腰牌,进不了后宫,其余地方百无禁忌,多看看,多学学,朕不会多管你。”朱由检继续乐呵呵的说道。

    “草民告退。”李自成不明所以的被叫进了宫,不明所以的被赐下了一块出入的腰牌,建极殿以北都是后宫,他不能进以外,甚至连皇极殿他都可以去。

    那可是万岁爷登基的大殿,除了登基之后,再也没有外臣进去过。

    原因

    谁都不清楚。

    但是大明皇帝想杀他,进殿的大珰王承恩想杀他,他却感觉到了。

    “万岁爷,此子不可留也。”王承恩盯着李自成渐行渐远的身影,再不掩盖自己定的杀心直抒胸臆的说道:“万岁爷若是怕污了圣明,臣差人动手就是。”

    朱由检摇头,当李自成进殿的那一刻,朱由检就想让大汉将军把他拖出去直接乱棍打死

    但是他现在摇头说道:“朕请他来的,又不是要杀他,你不仅不要动他,派几个内侍跟着,让他好好熟悉下京师的环境,学习下如何维持一个国朝的运转,若是将来”

    “朕见到闯儿的那一刻,朕就没了杀意。”

    朱由检叹气的说道:“你想过闯儿为代表的陕西、山西湖广的百姓们,为何要造反吗朕越想,越觉得他们造反不能半途而废。”

    “闯儿,小的时候替人家放过羊,挨过地主的鞭子。二十一岁的时候,因欠文举人的债,坐过几个月的牢,因为闯儿坐牢,他的父母又气又愁,不久都下了世,出狱的闯儿差点被文举人给当场杀了,他的武艺很好,当场把文举人给反杀了。”

    “他们村有个张老伯,经常赶着毛驴儿进川做点小生意,还常骂闯儿叫龟儿子,就是张老伯在四川学的,说习惯了。”

    “可是有一天,张老伯他们俩,把毛驴拴在了绅粮大门外的槐树上,绅粮出来看见地上的驴屎蛋儿,逼着叫老伯捧起来吃下肚去。”

    “张老伯跪下去砰砰砰的磕头求情,情愿把地上扫干净。可是那个恶霸绅粮不答应,硬逼着张老伯吃下去几个驴屎蛋儿。从此张老伯害了病,从四川回到银川不久,就死了。”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闯儿才当了风里来雨里去,还算安稳的驿卒,结果他媳妇韩金儿和绅粮的儿子盖虎私通,要不是朕让郭怀礼去,闯儿他不造反,还能有什么活路”

    “百姓们哪里是什么救民于水火,那些都太远了,其实很多都是因为私仇。”

    绅粮,川蜀中人,把大一点的地主称做绅粮。

    这就是眼下大明的世界,时日予丧,吾与汝偕亡的世道,百姓们起义之事,真的是百姓们心里没有大义吗其实不都是被逼无奈

    “有佃户交不起粮,欠了几天,绅粮就在这家做饭的时候,走进去,用粪勺在锅里搅了搅逼着他们交粮,但凡是有拖欠,把人扒光,埋在地里用铁锨打爆脑袋,直到打死为止,其他的佃户看着害怕,就只能借贷,给交了。”

    “借贷之后,哪里有那么好还利滚利滚死人,最后被逼迫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卖儿卖女都还不起的时候,只能抄起家伙,锤爆这些人脑袋”朱由检恶狠狠的说道。

    “是佃户借粮,交不起粮,这事又不光是绅粮大户的错。佃户”王祖寿试探着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放屁奇臭无比”朱由检抓起一大把的奏疏就扔到了王祖寿的脑袋上,愤怒的指着王祖寿咆哮着说道:“滚出去滚滚滚”

    王祖寿连滚带爬的出了乾清宫的正殿。

    伴君如伴虎,前些日子还一口一个大珰的叫着的朱由检,发起火来,太吓人了。

    这是立场问题,王祖寿这些大珰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宣称,都是因为佃户借粮,交不起粮,但是朱由检是大明的君父,是天下百姓的君父,百姓们连种地都种不上,就是他皇帝的责任。

    “张老伯的儿子呢,前些年被拉了丁,也不知道死在哪里,肥了谁家的地,两三年没有书信回乡,才从同乡那里知道他们的儿子已经死了,张老伯半截子入土,越来越没路。”

    “闯儿的邻居,三代人守一个小孙子,孤苗儿,去年害了病,没钱吃药,也死了,穷人家守的什么节走啦,那老夫妻俩时常对着哭,李家站这地方,往前看,四十八里不点灯,望不尽黑洞洞的。老夫妻哭的跟孤魂野鬼一样。”

    “不管是闯儿,还是张老伯,还是闯儿的邻居,论手艺,都是祖传的手艺;论勤快,闯儿就是代表,他们不够勤快吗论人,别的不说,说一不二,自来不欺老哄少。可是人好,手艺好,勤快,有屁用咧”

    “大明自万历以来,师无纪律,所过镇集,纵兵抢掠,号曰打粮,大兵行进,屯舒匝月,拥降丁万余、妇竖数千,为营环数十里,所至排墙屋,汙妇女,掠鸡豚,村集为墟。这就是现在的大明啊”

    “闯儿是个暴躁任侠的人,不理性,不体面,但是也决不肮脏卑鄙。朕不能杀他,也杀不了他。”

    朱由检略微有些痛苦的仰着头,仰望四十五度的天空,眼泪才不会流下。

    大明的百姓,真的是太苦了,京师的百姓还稍微好一些,毕竟天子脚下,可是陕西、山西、湖广、川蜀的百姓,早就变成了光脚的。

    这被压迫的成千上万的民众,他们在日复一日的被鄙视,被欺压,大明朝如同一个腐朽波澜不惊的臭水池,需要被一个积极力量去搅动,臭气激荡开来,才能有一线的生机。

    大明朝烂了,不是皇帝几道诏书能够解决,今天朱由检见到了李自成和李自成絮絮叨叨说了很久,才清楚的知道,皇明天下,处处恶臭无比。

    “天遣吾辈杀不平,世间能有几人平宝刀打就请君用,杀尽不平享太平。朕要给李自成磨把刀,让后放他出京,其余的看他造化吧。”朱由检最终确定了大顺皇帝的命运。

    朱由检是要让李自成在京城多学几年吏治,尤其是对建奴方面的韬略,当大明颓势不可阻挡的时候,就释放出李自成这把刀,让他出京去,杀尽不平享太平。

    君不能保民,造成天下大乱,群魔乱舞,百姓民不聊生,民就无义务拥君。

    在这种情况下,皇帝还要让军队去逼迫民众供养他吃饭,供养他的暴力机构吃饭,回答就是客观而理性的口号: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

    ps:正如文中所言,我对李自成的评价:暴躁任侠的人,不理性,不体面,但是也决不肮脏卑鄙。明末是一个官逼民反的时代。而李自成的起义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和他自身的局限性。

    在21世纪的今天,国内外敌对势力妄图篡改历史,煽动“满蒙非中国论”,企图将满洲地区从中国分离出去,从而实现他们的丑陋野心,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高度警惕的。某次讲话。

    尤其是那李自成民族说事的人,只能说请绕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