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穿越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78章、蛋做的塔么 3更
    浇汁鲈鱼最重要的就是这一道汁,得用上番茄酱。

    那还是以前有个家主是做南洋生意的,带回来了一些番外的番茄酱,她也跟着学了一些番外菜的做法,最后改良一番,就用在了浇汁鲈鱼上。

    现在没有番茄酱,只能自己现做了。

    还好以前她研究过,做出来和那番外的番茄酱味道差不多。

    取两个番茄去皮切丁。

    将6粒拇指大小的冰糖倒入一碗清水中备用。

    锅中倒入花生油,放入番茄丁炒至软烂,加入冰糖水、盐,出锅便是番茄酱,放凉备用。

    洗干净锅,热锅,用油起锅后,倒入少许蒜末,爆香,倒入焯好的豌豆、玉米粒、胡萝卜丁炒匀,再放入番茄酱炒香。

    加入一小碗清水拌匀,煮沸后倒入适量水淀粉拌匀,调成酱汁,盛出浇在鲈鱼身上。

    原本被蒸得白嫩无色的鲈鱼,瞬间就披上了一层由绿色豌豆、金色玉米粒、红色胡萝卜组成浓稠羽衣,让人食指大动。

    柳茹月做菜并不避着人,不管是看热闹的莺歌、陈尧,还是想要学点手艺的黄嬷嬷,她都没有赶人。

    碧桃鸡丁做法并不复杂,鸡脯肉切成丁后加入盐、料酒、鸡蛋清、水豆粉抓匀上浆。

    核桃仁用温水泡一泡这样更好去皮。

    青豆淘洗干净,和胡萝卜丁一起入沸水中焯熟捞出,沥干水分备用。

    用盐、高汤、料酒、水豆粉兑成滋汁。

    锅中放入花生油烧热,投入鸡肉丁滑熟,捞出控油。

    锅中留少许底油烧热,下葱段、蒜片、青椒块一起翻炒至香味飘出,柳茹月再倒入鸡肉丁、青豆、胡萝卜丁、核桃仁一起翻炒,直至炒熟,就可以倒入兑好的滋汁,滴入少许香油炒匀。

    起锅装盘,一份补脑益智、润肺养身,质地鲜嫩,口味鲜香适口的碧桃鸡丁就做好了。

    “干娘,做好了么?我们可以吃饭了么。”被莺歌的厨艺祸害了两个月,陈尧眼巴巴的留着口水坚持到了现在。

    “我想再做一道甜品,黄嬷嬷这府里可有冰窖?现在有冰可以用么?”柳茹月知晓一般世家大户家中有可能会有冰窖,不过也不确定家主去了京城后,留守的家丁还会不会备着冰块,只能先问一声。

    等不及的陈尧原本不想什么甜品了,却见柳茹月问了冰块,眼神刷了一下就亮了。

    莺歌也兴致勃勃的看着黄嬷嬷。

    众目期盼下,黄嬷嬷压力有些大,好歹也没人让人失望的回答道,“有的,以前就想着家主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每年冬天都会买了冰块放入冰窖中备上几块,虽不多,却也能用,不知十娘想要多少冰?”

    “要豆腐块那么大的冰就行了。”

    “好,我马上去取来。”黄嬷嬷取了一个食盒,提着离开。

    陈尧见柳茹月也不忙了,上前缠着问,“干娘,你准备做什么好吃的甜品啊,乌梅汁、冰镇银耳羹?”

    “我看到这厨房里有做果盘的水果,所以准备做一道糖水。”柳茹月也没确定能加入一些什么东西,来到如药柜一样的食材柜子前,看着上方的字,拉开后挑了蔓越莓干。

    新鲜食材水果,她又挑了薄荷叶,菠萝、柠檬,“我要做菠萝蔓越莓饮。”

    “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好吃么?”一想着这些东西泡水,陈尧只觉得牙酸。

    “不好吃,你就别吃。”抱着狗娃的莺歌不错过任何一个打击陈尧的机会。

    柳茹月知道两人不会闹出什么事,就拿起菠萝去皮,洗净,切成小块。

    拿了2个柠檬中间切开,挤压出汁水在大碗里,柠檬汁不宜太多,不然煮出来会很酸。

    又加入凉白开,再加入少许蜂蜜、薄荷叶浸泡片刻。

    汤锅中倒入泡好的薄荷柠檬水,放入切好的菠萝块、七八片柠檬片、煮片刻,再加入蔓越莓干,煮开便取出,打开锅盖敞开用扇子扇风,让糖水尽快凉下来。

    这时候黄嬷嬷也取了冰块回来。

    柳茹月用棉布包着豆腐块大小的冰块,放在砧板上,找了秤砣狠狠的砸下去。

    冰块不用砸太碎,全倒入琉璃盆中,一时间白雾缭绕。

    柳茹月让黄嬷嬷先将之前做好的菜端去饭厅,陈尧则是帮着给糖水扇风,柳茹月觉得有小孩子在,也没必要吃太凉,没等糖水冷却,就将汤锅中的糖水全倒入了琉璃盆里。

    红黄相间,又有圆圆的半透明柠檬片、绿色薄荷叶点缀,伴随着凉丝丝的冷雾,煞是好看。

    陈尧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干娘,你还会多少甜品啊?”

    端着琉璃盆往饭厅走的柳茹月陷入了深思,八大菜系她都会一些,甜品自然也是会一些的,包括番外那些做法与北昙国蒸制手法不同,完全烤烤箱制作的奶油甜品,她以前也学着做过。

    不过此处没有烤箱,她也没办法做番外烤制甜品。

    陈尧原以为柳茹月不会回答了,干娘做菜已经很厉害了,甜品会做的不多也不是大问题。

    “很多。”

    “很多?那是多少?”

    “还蛮多的,包括番外的曲奇、饼干、蛋糕、蛋挞。”随着柳茹月所说,莺歌一脸茫然。

    她听都没有听过这些东西,听上去蛮奇怪的,“蛋糕,是鸡蛋做的么?鸡蛋有什么好吃的。蛋挞是鸡蛋做的宝塔?”

    陈尧可算是找到了莺歌也不懂的事情了,兴高采烈的说道,“啊,我知道,以前有红毛番人来拜访我爹爹,给我送过曲奇,很香很脆。”

    “还有上面放满了水果的奶油蛋糕,绵绵软糯比馒头香也不粘牙,洁白如雪的奶油入口即化,就像在吃云团一般。”陈尧舔了舔舌头,回味无穷的说道,“我后来还想吃,可是全洞庭郡都找不到有人会做,干娘竟然会做!我要吃,干娘做给我吃好不好!”

    “大老远就听到你在吵吵嚷嚷,都做了这么多菜了,还堵不上你的嘴,吵着你干娘还要吃什么?”陈熙忽然从饭厅里走了出来,一脸不认同的看着没大没小的陈尧。

    陈尧看到爹爹,浑身僵硬了一下,同手同脚走得有些僵硬,上前拉着柳茹月的衣角,这才笑呵呵说道,“爹,干娘说她会做红毛番人的蛋糕,以前我吵着要吃,你都找不到谁会做,所以我想央着干娘给我做一个蛋糕。”

    ------题外话------

    橙子也没考究,就网上看了看,说ura  ason在《traditional  foods  of

    ita》提出,早在中世纪,英国人已利用奶品、糖、蛋及不同香料,制作类似蛋挞的食品。只是和现在的蛋挞差别比较大,因为没有模具这些。

    也有指蛋挞亦是中国17世纪的满汉全席中第六宴席的其中一道菜式。

    咱们就当这时候是宋明时期,有这个蛋挞的吧。

    蛋糕的来源就更早,英语中使用的“cake  ”一词,大约于英国13世纪时出现,来源于古北欧语“kaka”。蛋糕的原始称呼是“甜的面包”,历史上第一个制作蛋糕的是埃及人,诸多陵墓中发掘出的壁画也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糖水,我觉得古人肯定是会做的,只是穷人家里没有糖、买不起外地的水果,所以一般人家里的糖水比较简陋,比不上大户人家的资源多。

    橙子胃不好,不太能吃饼干、曲奇,会胃烧、反酸,所以之前也不知道曲奇饼干有什么差别,以为是一样的。靠着度娘查了一下,最简单的分别方法是:曲奇是黄油制成的,饼干是用面粉。也不知道对不对。所以这一章里面就把曲奇、饼干分开的说的。

    如果有什么错,就当柳茹月是古人,也只是跟着上一世的家主家请来的番人学了一点,一知半解吧!(顶锅盖逃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