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鸡 > 其他小说 > 重生日本之只狼传承 > 006 森下的奇妙死亡
    因为没带快递员的衣服,所以这次荒川望没办法以送快递的名义为由找前台的服务员询问森田的房间号。

    不过他猜测森田大概率会在酒店的顶楼,毕竟既然身为极道的组长,排面总是要有的,订的房间应该不会太差。

    不过他也没有座电梯直达顶楼,万一被那个混混头子阴了可就麻烦了。

    虽然不太了解,不过这种组长级别的人物身旁通常会有一群带枪的保镖,而且最关键的是酒店的楼道内有摄像头,会暴露他的行踪。所以他干脆直接订了一间房,再从房间翻窗而出,从酒店的东侧沿着外围的风机一直爬到了天台。

    他现在的位置位于酒店的西侧,他已经看了这个酒店的楼层示意图,baano酒店最好的套房就在顶楼的西边,他必须从自上而下突入,就像去摧毁石像鬼面具那次一样。

    只不过这次他没有足够的准备,因为只是来吃个饭,所以没带楔丸,连勾绳都没带。

    不过好在他手中有一根十米长的绳子,这是他在东边那块地方找到的安全绳,足够结实。

    这家酒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请高楼清洁工来进行酒店的外观保洁,这些绳子就挂在天台边上,不拿来利用一下可惜了。

    将安全绳挂在护栏上,绳子又在手腕上缠了几圈并死死攥住之后,荒川望的身体逐渐下降,同时嗅觉和味觉封闭,听觉被小幅地增强了。

    十秒后,他停留在了一个固定的水平面上。

    脚下是巨大的落地窗,他已经下降到了33楼,这家酒店的最高层。

    乌云遮盖了月亮,在33楼的高空中,从里面的亮处看向外面的暗处,会看不太清。

    荒川望利用这一点隐秘地移动,继而找到了森田所在的套房。

    这家酒店最好的房间是与其他房间完全隔绝的,跨度至少有十米之多,所以他就率先朝这里摸了过来,没想到真找到了。

    虽然窗帘拉上了看不到里面的景色,只有一丝灯光漏出,但是他很确定,因为他听到了那家伙的声音通过之前的电话,他已经记住了森田的声音。

    而且那家伙还醒着,似乎还在跟什么人说话。

    纸人一闪即逝,锈丸出现在了荒川望的手中,他将锈丸伸进落地窗上半部分的可滑动的窗户里,轻轻一翘,将其打开了,并非是撬开了锁,而是把锁切开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一个重物砸碎了落地窗,破碎的玻璃渣漫天飞舞,半秒之后便随着那个重物一齐从百米多高的地方坠落。

    荒川望的瞳孔缩小了,因为他惊恐地发现,那个落下去的物体是一个人

    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他惊呆了,难道说森田胆大到在这种地方杀人,还敢把人从33楼扔下去

    没有犹豫,他将手指缩进了袖口里,然后立刻冲进了套房之中。

    屋内狼藉一片,鲜血到处都是,房间的门敞开着,看起来森田似乎已经逃走了。

    荒川望本想冲出去,但是楼道里的监控摄像头让他望而却步。

    虽说他可以跑到监控室摧毁录像,可是刚才那个尸体现在已经在人行道上摔成了肉泥,警方很快就会到这家酒店来不及的。

    仔细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暂时退步,毕竟他身边的人暂时没事,而且被警察找上门可是相当麻烦的事情。至于森田有的是机会去找他,只需要在那些极道分子活跃的区域里找几个人亲切地问问就行,虽然不能立刻得到准确信息,但顺藤摸瓜下去,就能找到森田。

    今晚就暂时撤退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荒川望却瞟到了地上一张染血的照片。

    他小心翼翼地跨越屋内的那些血迹,手缩在衣袖内,尽量不让自己接触到任何物品。

    来到那张照片前,他发现那是一张合照,照片内一群身着西服或和服,相貌威仪的男人们聚在一起。

    照片右下角还有一行字,永山组。

    “看来是一张极道分子们的合影看样子还都是身居高位的家伙。”

    然而就在这时,这里面的一个人吸引了荒川望的注意力。

    那是位于正中央的一个男人,因为过于矮胖,导致他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

    “等等,这个人是”荒川望睁大了双眼。

    这个矮胖的男人,跟他刚才看到的从落地窗摔下的男人一模一样

    “难道说刚才摔下去的那个人就是森田”

    那是谁杀了他

    荒川望一边思考一边向窗外走去。

    也有可能死去的那个人不是森田,而是别人。

    毕竟自己现在连森田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时刺耳的警笛声刺破了涩谷街区上方的夜空。

    荒川望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必须得赶紧离开了,要是在这里被人目击到可是天大的麻烦。

    到时任凭他有三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四十分钟后,荒川望从电车上下来了。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新闻应该就会有报道,到那时死的人是不是森田一目了然。

    想到这里荒川望不禁咬住了下唇。

    森田的死如果是仇敌和竞争对手干的还好说

    可万一,万一有人知道自己在追查那些失踪人员的下落呢

    一边想着一边走在十字町的街道上,他倒是希望森田就是个单纯的iantongpi,知道了杏园大辅有一个女儿所以心生歹念,这样一来随着森田的死,一切都会平息。

    突然肩膀被人撞开了,不,准确地说,是他撞开了别人的肩膀。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算是平常人打他一拳,他都不会感到有多大的疼痛。

    “喂,你干什么啊,”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恶狠狠地瞪了荒川望一眼,随即去扶倒地的男伴。

    “亲爱的你没事吧”

    “我没事哦,让你担心了真是对不起。”那个倒地的男人用手抚摸着女孩的脸。

    荒川望觉得这男人有些奇怪,现在又没下雨,为什么要把卫衣的兜帽戴上

    不过算了或许这就是现在的流行趋势吧。

    “走吧,我们回家,我的家就在附近。”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荒川望的背影,搂着女人的肩膀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