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杀意(第1/2页)
    “你这狐狸精,大晚上不让人休息,又来找我孙女的麻烦,你当我这老太太是死的吗?”

    奶奶颤颤巍巍推开挡在门口的母女俩,走进屋里,看到苏兰完好无损,回头就骂。

    “汪汪汪!”狮子狗魅狐凑热闹嚎了两嗓子,听音调,挺像狐狸精三个字。

    “是她没有教养还是我们找麻烦。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孙女。

    莲儿好心好意来给她送蛋糕,可她呢?她把蛋糕扔到莲儿身上。

    你知道这件衣服多贵吗?把你们俩卖了你们都赔不起。

    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今天……”

    吴素恶毒的话还没出口,奶奶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啪得一声,很脆很响。

    “你说是没娘教!她没娘还有我教。”奶奶自觉亏欠了苏兰的母亲,对白兰地维护已经到了病态。不准任何人说一句白兰的坏话。

    在卫城时,苏兰十五岁前没有觉醒异能,每次有不懂事的小孩子嘲笑苏兰没有妈妈。

    都是奶奶彪悍的找上人家家里,大吵大闹一番。

    十岁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这句话。

    邻居们都畏惧奶奶的彪悍,那些小孩子们也被自己的家长收拾了一顿,对苏兰也敬而远之。

    现在又听到这句话,奶奶的彪悍再一次迸发“你老公也是我教出来的,你老公和兰兰是一个德行!”

    也许觉得德行两个字不适合,奶奶又改了口“不,是一个品行!不,兰兰比你那忘恩负义的老公强多了!”

    苏兰无奈的扶额,奶奶想夸她也不用拿苏辰松来比较,比苏辰松强多少倍,她都高兴不起来。

    十八年没有回去祭拜过一次母亲,苏辰松的品行在她这里就是个负数。

    “你敢打我!?”吴素气愤中带着不可置信,捂着被打的脸颊,眼神越来越凶狠。

    杀气犹如凝成实质,周身的空气似乎冷了几分。

    吴素阴沉着脸扬起手,速度又快又狠。

    在离奶奶脸颊只有五公分的距离时,被苏辰松和苏兰同时抓住。

    奶奶根本没想过吴素会对她动手,被近在咫尺的三只手吓了一跳,后退了一小步,倚在了苏兰怀里。

    “吴素,那是我妈!你婆婆!你们吴家就是这么教你跟婆婆相处的吗?这就是你们吴家的教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