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悄然身退(第1/2页)
    鲜血喷溅在床单上的模样很艺术,像是一副很少有人能看懂却看似很有深意的艺术画。

    人类失血1000毫升以上才会进入休克。苏兰切段了庄萳的颈动脉和气管,血流如注,庄萳却没有立即死去。

    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虽然满脸恐惧,但庄萳没有慌张的失去理智。

    缺氧使得庄楠眼前一阵阵的发晕,但他努力找到了门的方向,踉跄着想要跑出去求救。

    窗外的苏兰微微一笑,到底是年轻,求生欲很旺盛。

    手指轻轻一弹,一道风刃顺着前一道风刃的切口从窗户飞了进去。

    无声无息的风刃在庄萳两只脚的后脚踝一闪而过,跟腱断裂,庄萳狠狠的摔在了门口。

    穿过客厅就可以看到走向外面的房门,庄萳绝望的向着那道绿色的房门伸出手。

    眼睛开始一阵阵的发黑,庄萳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了生的希望,拼劲最后一丝力气,他挪动了身体,回头看向了窗户。

    他想看看,到底是谁杀了他。仇人的脸,他要记在灵魂里,下辈子他要把他找出来复仇。

    窗外是蓝天白云,一只路过的鸟儿让庄萳失望。

    空间中的苏兰看到了庄萳那浓烈的仇恨眼神。想了想,很好心的从空间中露出了脸。

    总不能让人家死的不明不白。

    庄萳在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候,余光突然看到了窗外一张熟悉的脸漂浮在半空。

    只有一张脸飘在空中,场景属实有些恐怖。

    但庄萳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突然睁大了眼睛,视线很清晰的看清楚了那张脸的样子。

    有那么一瞬间,庄萳觉得窗外是个幻术系的变异兽在作怪。让他看到了自己现在最在意的那个人的脸。

    车都炸成了渣,那个女人绝对活不下来。抱着这样的念头,庄萳彻底陷入了黑暗。

    到最后他也没弄清楚,杀他的到底是谁。

    房间里的白色地板已经被染成了红色,感觉不到庄萳的气息波动,苏兰悄无声息的离开。

    飘在高空,俯瞰着大地。车水马龙的街道,鳞次栉比的高楼,人生百态就在脚下。

    刚刚夺走了一条生命,现在又看着鲜活的城市,苏兰叹了口气,莫名的感慨万千。

    这种感悟人生的时候,最适合喝点小酒。

    从空间里拿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