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约见(1/3)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乖乖待在府上等着大理寺的调查结果了。”他听着父亲再度长叹一声,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从中听到了深切的苍凉意味:“怀瑾,我知道你放不下小郡主,可是,如今我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尚且难保,又谈何将她带离呢?”

    “父亲!”听着那明显是要自己放弃桃夭的口吻,他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给死死地攥紧了,痛得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父亲!上一次在长安你就这么跟我说过,可是后来我一直暗暗努力,不是还是迎来了新的机会么?为什么这一次就不可以?!”

    不,他决不放弃夭儿!绝对不要!

    “此一时彼一时,且不说小郡主大概再没有时间等你,就连韦后和安乐公主也不可能再给你同样的机会了。”父亲半阖了眼,语气更沉了:“怀瑾,你其实也清楚,吐蕃的和亲人选这两天一定会定下来的。而那对母女挑在这个时候给将军府使绊子,无疑也是在给我们下最后通牒。陛下既然能宠爱她们到这般无法无天的地步,那下一次,就算是连个合适的由头都没有,她们要置我们于死地,也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我们,又能逃到哪儿去呢?”

    “我不怕死!我宁可死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夭儿被送去吐蕃!那里的日子是什么样的,父亲你该比我更明白才对!”吐蕃再怎么样给夭儿尊荣和优待,那也绝对比不上大唐。更何况故土和异乡的区别岂止是天上地下?夭儿孤零零的一个,没有父兄护持,没有家族倚靠,远赴千里之外,黄沙漫天的蛮夷之地,她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一思及此处心就忍不住一缩。

    “是,我明白。可你不怕死,你有没有想过高家的族人呢?”父亲以一种他从未听过的冷静语调缓缓述说着,可其中的内容却恍若千斤重锤一样地敲在他的心上,让他本就痛到极点的心更受折磨:“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跟随我们的军士?如果我们不顺从,打定主意要反抗,他们会怎么做?怀瑾,我知道你很喜欢夭儿,我也视她如亲生女儿,但凡有一丁点儿的希望,我都不舍得让她受苦!可是,怀瑾啊,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了。”

    那些军士……他们会做什么……

    几乎听不见父亲后半截话都说了什么,他仿佛失了神智一般,满脑子回旋的都是这个问题。

    将军府是那些人的精神支柱,自己和父亲作为主将,一言一行都包含了太多的意义。若是他们执意要拂逆圣意,那么那些人就必定会满腔热血地拥护和遵从,这样一来,就算不反也得反了,而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