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又入“虎”口 上(第1/3页)
    弗拉斯从来没觉得离死亡这么近过,他曾经听人说过,在临死前你会想起这辈子所有的过往,那些曾经经历过的苦苦乐乐全都会一幕幕的在眼前回放,放完了你这辈子也就完了。

    以前弗拉斯嘲笑过这种说法,认为这太鸡婆了,大丈夫死则死矣回忆什么过去,就算要回忆他也不会忏悔,他不会为这辈子做过的任何事情道歉。

    弗拉斯就是这么硬气,哪怕是明知道坏事做得太多会下地狱,他也无所谓,因为如果不做坏事,不用等死后下地狱,活着的时候那就是地狱。

    既然已经在地狱里了,那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不过当他眼前真的闪现出曾经的那一幕幕时,他多少是有点感叹的,他并不是生来就是一个坏人,而是这个世道逼着他不得不做坏人。不做坏人他会饿肚子,会继续被老家的农奴主当牛做马使唤。

    他不认为自己在走出家乡当兵之前做过什么罪恶,不光他没有,他父亲、伯伯、叔叔,甚至祖父、曾祖、高祖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奴,没有做过任何有愧于国家和天父的事情。

    可是这些老实巴交的善良人都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没有一个活过六十岁,没有一个在冬天吃饱和穿暖过,甚至没有一个过上过一天舒心日子。

    这不应该是好人应该有的结局。相反,那些坏事做绝的农奴主呢?他们祖祖辈辈都是混蛋王八蛋,坏的冒泡死后却被神甫称之为神所喜爱者。

    这是什么样的道理?

    反正弗拉斯是从来没有想通过,他所见到的是偌大一个俄国: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骡马,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自然而然,弗拉斯更不觉得做个好人有多让人向往了,既然这是一个坏人的世界,那就无所畏惧地做一个坏人吧!

    所以当往日的这一切尽浮现在他眼前时,他并没有忏悔,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坏事,很不对很糟糕。但比他坏的还有很多,那些人如果因为临终前的一阵忏悔就得以上天堂,那这个天堂不去也罢!

    因为弗拉斯觉得如果这样的混蛋一阵虚伪的忏悔就能上天堂,那不用说天堂里肯定也尽是这样的人渣。尽是人渣的天堂那还叫天堂吗?

    如果真有天堂和地狱,他也不愿意再和那样的人渣待在一起了,还是去个没有那些人渣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舒心点!

    这就是一个坏人弗拉斯心中最真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