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都是演戏,还分什么场合(1/2)

唐栗想到从前她还调戏过他,现在想来,哪里是她调戏人,那句话怎么说来这,优秀的猎手,往往是以猎物的形象出现在别人面前。

小圣父看起来单纯又无辜,可如果真的这么单纯,他又怎么从陆家那个吃人的家族里活下来?

保镖……

唐栗想到那些保镖,那些如影随形的保镖,原着里说那些保镖是他父母对他的愧疚,所以才特意雇来的,可现在细想,都不在乎他,也不关心他,连最基本的金钱都没有往来,又怎么会特意雇那些保镖呢?

小人鱼突然想到斯文败类这个词,有些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实则心狠手辣,而小圣父呢,他看起来像个单纯的小奶狗,实则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吧。

这个正确的认知让她心头一震,而就在这时,小圣父突然打开浴室的门锁,接着探头出来。

“栗栗,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

原网页地址:https://www.zhxjwx.com/160/160996/62773093.html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